Singlish 新加坡英语特有的词汇搜集,附语言笑话

新加坡英语(Singlish)是一种英语方言,通用于新加坡,主要受到英国英语影响,但最近日益受到美国英语的影响。此外很多的词汇、语法也借自福建话、广东话、普通话和马来语,有克里奥耳语(混合语)的特征。新加坡英语的发音也很独特。

一些新加坡英语中特有的词汇

  • ah – 啊?
  • Ah Beng – 阿明:缺乏文化修养的华族男子
  • aiyah!(福建方言)或者aiyoh!(马来语) – 哎呀/哎哟: 哦,不!
  • ang moh – 洋人(来自于闽南语中“红毛”,初指荷兰人)
  • boleh – 可以(马来语)
  • COE (Certificate of Entitlement) – 拥车证(私人拥有汽车时必须取得该证件,价格昂贵)
  • CPF (Central Provident Fund) – 中央公基金
  • chop – 盖图章(来自于马来语中的cap)
  • hawker centre – 露天的食物中心,本地称为“小贩中心”
  • kiah su – 怕输:争先恐后的行为(闽南语「惊输」)
  • makan – 吃(来自于马来语)
  • HDB (Housing Development Board) – 建屋发展局,也指政府提供的廉价组屋
  • ISA – 内部安全条例
  • Mindef – 国防部
  • MRT (Mass Rapid Transit) – 地铁系统
  • NS – 国民服役(义务兵役)
  • PAP – 人民行动党
  • SAF – 新加坡武装部队
  • shiok – 酷!(福建方言)
  • ulu – 乡村、边远地区
  • wah! – 哇!(福建方言)

新加坡英语语法

新加坡英语的语法以英国英语为基础,同时接受了汉语、马来语等亚洲语言的深远影响。因此,新加坡英语的语法和英美英语非常不同,更近似于亚洲语言。但由于新加坡官方、教育、媒体所使用的英语是以英美英语为标准的规范英语,所以在正式场合,新加坡人一般上会尽量避免使用新加坡英语的句法,转而使用英美英语。

新加坡英语话题语

与汉语、日语相似,新加坡英语非常重视话题语。所谓话题语,就是句子中的已知部分,同时定义句子的意义范畴。汉语和新加坡英语都趋向于把话题语放在句首,如以下例句中加重部份就是话题语:

  • This country weather very hot, one. — 这个国家天气很热。(话题语为地点)
  • Yesterday got so many people! — 昨天人真多!(话题语为时间)
  • Play soccer he very good. — 踢足球他拿手。(话题语为范围)
  • That person there cannot trust. — 那边那个人信不过。(话题语为宾语)

以上的话题语虽然在句子中的角色不同,句型却完全相同。在英美英语中,话题语就没有这种特殊地位,使用的句型也不一样:

  • In this country, the weather is very hot. — 在这个国家,天气很热。(加介词)
  • Yesterday, there were so many people! — 昨天,人真多!(加停顿)
  • As for playing soccer, he’s very good. — 在踢足球方面,他拿手。(为现在分词,并加介词
  • That person there cannot be trusted. — 那边那个人不能被信过。(宾语做主语,需使用被动语态)

和汉语一样, 新加坡英语的话题语可以省略,而英美英语则不行:

  • Not good one lah. — (这个)不好的啦。
  • Cannot liddat go one lah. — (你)不能这么去的啦。
  • How come never show up? — (他)怎么没来?
  • I like badminton, dat’s why go play every weekend. — 我喜欢羽毛球,所以(我)每个周末都去打
  • He not feeling well, so decide to stay home and sleep. — 他觉得不舒服,所以(他)决定呆在家里睡觉。

新加坡英语名词

受汉语影响,名词不需要加众数后缀,也不需要加冠词:

  • He can play piano. — 他会弹钢琴。
  • I like to read storybook. — 我喜欢看故事书。
  • Your computer got virus one, is it? — 你的电脑是不是有病毒?
    句子中有其他表示众数的形容词(如several、both等)时,一般上会加众数后缀:
  • He got several apples. — 他有好几个苹果。

动词“To be”

新加坡英语副词 very、so、not等代替to be、not to be的用法,与汉语用法相仿:

  • This house very nice. — 这个房子很好看。
  • You so stupid! – 你真笨!
  • That car not worth the money. — 那辆车不值。
  • -ing 可以独立作进行体,不需加to be,相当于汉语“在”、“正在”:
  • How come so late in the night you still playing music, ar? — 怎么这么晚了你还在放音乐啊?
  • You looking for trouble, is it? — 你是不是在找岔儿啊?

新加坡英语过去时

不规则动词、以t、d结尾的动词,一般都加过去时:

  • I went to Orchard Road yesterday. — 昨天我去了乌节路。
  • He accepted in the end. — 他最后还是接受了。

其他辅音结尾的规则动词,一般不加过去时:

  • He talk for so long, even I ask him stop also never stop. — 他讲了那么久,连我叫他停,都不停。若动词所表示的动作有持续性,一般不加过去时:When I was young, ar, I go to school every day. — 我小的时候啊,每天都上学。
  • When he was in school, he always get good marks one. — 他上学的时候,成绩一直都不错。
  • Last night I mug so much, so sian already. — 昨天晚上我复习了那么半天,都快烦死了。

新加坡英语可以用助词already或liao(后者读低调,相当与闽南语中「料」,即「用尽」之意) 以表示状态的改变,但是不能表示持续或重复的状态,和汉语的句尾助词“了”和“过“基本一样:

  • He throw it liao. — 他扔掉了。
  • Aiyah, cannot wait any more, must go oreddy. — 哎呀,不能再等了,得走了!
  • I eat liao. — 我吃过了。
  • Yesterday, dey go there oreddy. — 昨天他们已经去过了。
  • This new game, you play liao or not? — 这个新游戏你玩过了没有?
  • Ah Song kena sai oreddy, then how? — 阿松惹麻烦了,怎么办?

新加坡英语否定句

否定句和英美英语一致,即在助动词后加not,在其他动词前加don’t(或其他形式)。

但由于复韵尾的部分脱落,don’t中的/t/一般不发音,/n/甚至在造成韵腹/o/鼻化之后也跟着脱落,最后/o/的鼻化成为否定句的标志:

  • I do (/dõ/) want. — 我不要。(没听清楚鼻化/o/的话,就容易听成:“我当然要!”)

同样因为韵尾/t/的脱落,can(会、能)的肯定和否定形式之间的区别完全在元音上:

  • I can /kɛn/ do this lah. — 我会做啦。
  • I can’t /kɑn/ do this lah. — 我不会做啦。

Never在英美英语中是“永不”的意思,但在新加坡英语中有一个特别的用法,和汉语中的“没”(即完成体否定式)相同:

  • How come today you never hand in homework? — 怎么今天你没交作业?
  • How come he never pay? — 怎么他没付钱?

新加坡英语疑问句

除了英美英语中倒转主语和动词的疑问句形式以外,新加坡英语还有两个和汉语相似的疑问句句型;Or not相当于汉语动词的“X不X”疑问句形式,但必须加在句尾,而且不能用于否定句。

  • This book you want or not? — 这本书你要不要?
  • Can or not? — 行不行?
  • You want watch movie or not? — 你想不想看电影?

“Is it?”(是吗?)和英美英语不同,可以加在任何句子之后以表示疑问,和句子中的动词无关,主要表示说话者已经认为答案是肯定的,只是想确认而已:

  • They never study, is it? — 他们不学习是吗?(怪不得不及格)
  • You don’t like that, is it? — 你不喜欢是吗?(怪不得你做鬼脸)
  • Alamak, you guys never read newspaper is it? — 我的妈呀,你们从来不看报的是吗?(怪不得这么孤陋寡闻!)

除此以外,新加坡英语有许多可以表示或加强疑问的语气助词,如hah、hor、meh、ar等,在“助词”一节中另有详述。

新加坡英语重复式

另一个和汉语和马来语都极其相似的用法就是动词的重复式。新加坡英语主要重复动词,且用法和普通话不太一样。新加坡英语中,动词重复两遍表示的是短时间的尝试,三遍则表示长时间的重复

  • You go tink tink a little bit, maybe den you will get answer. — 你去想想看,可能就会得出答案来的。
  • So what I do was, I sit down and I tink tink tink, until I get answer lor. — 我当时呢,就坐下来想了想,最后就得出答案了咯。名词也可以重复以表示亲密,重复的名词必须指人,必须是单音节,这一点和汉语一样:
  • My boy-boy is going to Primary One already. — 我的儿子(仔仔)都上一年级了。

单音节或者双音节的形容词也可以重复,以表示程度的加深,这一点和汉语也颇雷同:

  • You go take the small-small one. — 你去拿小小的那个。

Kena

Kena是新加坡英语独有的被动语态助词,可以用来取代英语英语中以to be或to get所构成的被动语态。Kena只能用来表示对主语有伤害的动作:

  • He was scolded. = He got scolded. = He kena scolded. = He kena scold. — 他被骂了。

但不能说:

  • *He kena praised. — 他被表扬了。

One

One作助词时,和英美英语中的one(一)相差甚远。新加坡英语的one相当于南方汉语中语气助词“的”(即粤语的“嘅”、闽南语的“e”等),一般表示事态的长时间延续,并加以强调。这里的“的”,发音较强,和普通话中“的”的用法不太一样:

  • Walau! So stupid one! — 哇!好笨的!
  • I do everything by habit one. — 我做事都是照习惯的。
  • He never go to school one. — 他从来不上学的。

提顿助词和语气助词

新加坡英语中的提顿助词和语气助词在英美英语中基本上没有相似的词类,和汉语中的同类词汇却非常相似,其中的许多助词更是直接借自闽南话或粤语。

新加坡英语中的提顿助词和语气助词的声调非常固定,不能改动,这一点也和汉语相似:

Lah 高平调或低降调

Lah 作助词及其常见,基本上可以加在任何句子的末尾(疑问句除外)。Lah不但有强调的作用,还能增加说话人和听话人之间的亲近感。“lah”在马来语中就用于祈使句(如“喝水”在马来语中是minuman,但当要求别人“喝水!”时,就成了“minumlah”)。在新加坡英语中,lah也有这个用法:

  • Drink, lah! — 喝吧!(粤语:饮啦!)

Lah也可用来表示安慰的语气:

  • Dun worry, he can one lah. — 别担心,他能行的。
  • It’s okay lah. — 没事了。

但Lah也用于不耐烦的,带反面色彩的答复,如:

  • Dun have, lah! — 没有!(粤语:冇啫!)
  • You dun know one, lah! — 我看你根本不知道!(粤语:你唔知啫!)

What

低平调;用来表示提醒或反驳的语气,通常表示所在的句子为另外一个结论的条件。和英美英语中的what(什么)无关,没有任何疑问的含义:

  • But he very good at sports what, that’s why can play soccer so well. — 他体育不错呀,所以球踢得这么好。
  • You never give me what! — 可是你没给我呀!(不然我不就收到了吗?)

Mah

高平调;用来表示一句话的内容很明显,和汉语“嘛”相似。过多使用会有不尊敬的含义:

  • But he very good at sports, that’s why can play soccer mah! — 他体育不错,所以球踢得这么好嘛!

Lor

高平调;相当於汉语「罗」,用来强调表示某个事态,同时还带有“事当如此,不可改变”的口气:

  • If you don’t do the work, then you die-die lor! — 你不做工作,那就死定罗!(口气略带调皮)

Leh

高平调;相当於闽南语「咧」,用于软化祈使句、疑问句中过硬的口气:

  • Give me leh! 给我啊!
  • How come you don’t give me leh? — 你怎么不给我啊?(闽南语:为甚麼不爱与我咧?)
  • The tix are seriously ex leh. — 票实在很贵啊。

Hor

升调,鼻化;相当於闽南语「乎」,作提顿助词:

  • Then hor, another person came out of the house. — 然后呢,还有一个人也从房里出来了。

作语气助词,有向对方征求同意的含义:

  • This shopping center also very nice hor. — 这家购物中心也挺好的是吧。(闽南语:这间购物中心亦真好乎?)

Ar

升调;相当与闽南语「矣」,可作提顿助词,一般不能和有褒义的句子结合:

  • This boy ar, always so naughty one! — 这个男孩啊,老是这么调皮!

也可作语气助词,加重疑问句的语气:

  • How come like that one, ar? — 怎么这样啊?(闽南语:为甚麼安呢矣?)

Hah

升调;表示疑问或者怀疑:

  • Har! He really pon class yesterday ar? – 啊?昨天他真的翘课了啊?
  • Har? How come like that one? End up kena caning! – 啊?他怎么会这样,结果被鞭?

Meh

高平调;相当于粤语中的“咩”,近似于普通话中的“难道”,用来表示带惊讶语气的疑问:

  • They never study meh? — 难道他们不学习吗?(粤语:佢地唔学野咩?)
  • You don’t like that meh? — 难道你不喜欢吗?(粤语:你唔钟意咩?)

其他

Got即汉语的“有”,相当于英美英语中的两套短语:一套为have/has和(have/has) got,指拥有,另一套为there is/are,指存在。新加坡英语和汉语一样,不加区分:

  • Here got people or not? — 这儿有人吗?(英美:Are there people here?)
  • Got anything else? — 有别的吗?(英美:Is there anything else?)
  • Can即汉语的“行”、“可以”,并和汉语一样,可以单独成句。(英美英语中,can只能做助动词):
  • Go home lah, can? — 回家吧,行吗?
  • Can! — 行
  • Cannot! — 不行!

Liddat (Like that)直译为“那样”,新加坡英语常常直接将其用于句尾,以加强描述的鲜明度

  • He so stupid liddat. — 他真是挺笨的。
  • He acting like a little kid liddat. — 他表现得真像个小孩子。
  • Like that不一定当助词用,英美英语中like that意为“那样”,新加坡英语中也可以这么用:
  • Why he liddat? — 他怎么那样儿?

英美英语中,“也”的意义用also表示时必须放在句中,用too时必须放在句末。新加坡英语中also(发成oso)可以放在句中或句末:

  • I oso like dis one. (英美:I also like this one.)
  • I like dis one oso. (英美:I like this one too.) — 我也喜欢这个。

间接问句中,英美英语把动词放在主语之后,有别于直接问句,而新加坡英语则把动词放在主语之前,和直接问句一致:

  • “Excuse me, do you know where is the shopping centre?”(对不起,请问你知道哪里是购物中心吗?)在英美英语中是“Excuse me, do you know where the shopping centre is?”

在新加坡英语中具有不同含义的英文词汇:

  • blur – 笨
  • cock – 胡说八道
  • “Don’t talk cock, lah!”(“别胡说八道啦!”)
  • keep – (把东西)收起来
  • “Please keep your notes”(“请把你的笔记收起来。”)
  • send – 把人送到一个地方
  • “I’ll send you to the airport.” (“我会送你到机场。”)
  • spoil – 弄坏(动词)或是已经坏掉的(名词或形容词)
  • “This one, spoil.”(“这个已经坏了。”)
  • stay – 住在某处
  • “She’s staying in Ang Mo Kio.” (“她住在宏茂桥。”)
  • upgrade – 提高、变得更好
  • “The service has been upgraded.”(“服务提高了。”)

其他常见的用语:

  • ice water – 冰水(加了冰块的水)
  • plain water – 开水(没有冰的水)
  • return back – 归还

有一点可以肯定:新加坡英语同英国英语相比,是简洁明了的,虽然它常常画蛇添足地加上一些后缀。关于它的简洁明了,Paik Choo在其“The Coxford Singlish Dictionary”里有绝好的例子,现拿出几条:

英国人:I’m sorry, Sir, but we don’t seem to have the sweater you want in your size, but if you give me a moment, I can call the other outlets for you. (对不起,先生,我们好像没有您要的尺寸,不过如果您稍候片刻,我可以打电话去我们其他的分店。)

新加坡人:No stock! (没货!)

英国人:Hello, this is Mr Bean. Did anyone page for me a few moments ago?(您好,这是豆子先生。几分钟前有人寻呼过我?)

新加坡人:Hello, who page? (喂,谁呼我?)

英国人:Excuse me, but do you think it would be possible for me to enter through this door? (对不起,你看我能从这扇门进去吗?)

新加坡人:(while pointing at door) Can or Not? (指着门)能不能?

英国人:Please make yourself right at home. (请您随意,就像在家那样。)

新加坡人:Don’t shy, leh! (别害臊了!)

英国人:Excuse me, I’d like to get by. Would you please make way? (对不起,我
想过去,您可以让一下吗?)

新加坡人:Lai,siam! 或者 Siam, hor! 或者Skius! (???) (前两者乃闽南方言,大意为
:让开;后者为不标准英语, 意即:对不起,让我过去。)

丈夫对朋友介绍自己的妻子, 讲到年龄时他说:You know I’m dirty tree, already lah. But do you know my wife is also dirty tree?

他的本意为:你知道我已经三十三岁了,但你知道我老婆也三十三了吗?

他的英语却在说:你知道我这人是棵脏树,但你知道我老婆也是棵脏树吗?